3年4换帅,华为要靠云「养家」?

时间:2021-05-24 15:30:57 作者:今日大盘指数
阅读量: 417

以下为3年4换帅,华为要靠云「养家」?内容:

华为云“增速第一、收入百亿”的背后。

Tech星球 作者:陈桐 编辑:杨晓鹤

3年4换帅,华为要靠云「养家」?

华为云“增速第一、收入百亿”的背后。

5月18日,华为云再次换帅,3年多时间内,4任CEO也反映了华为云业务的跌宕发展历程。

这次卸任的是曾备受期待的接棒者余承东,据华为公告,经总裁批准,余承东卸下华为云CEO身份,前往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担任CEO,同时保留消费者BG CEO身份。余承东原汇报线下属的Cloud BU总裁、消费者BG总裁张平安,升为华为云CEO。

从早期的郑叶来、侯金龙、余承东到张平安,华为云3年4换帅背后,甚至余承东也在短短履职3个月后离任,据华为内部人介绍:“主要原因是余承东已经完成了内部牵引/整合工作,在张平安顺利过渡过后,可以放心交手给张平安。其次,新造车既是一种新兴的热门消费者类产品,而且车的生意比手机大,余承东要去专注造车。”

梳理华为的组织架构图,可见Cloud BU在5月18日前的领导班子,是消费者BG的平移复刻:张平安汇报给余承东,余承东汇报给徐直军。三人同时在看Cloud BU和消费者BG。三位大将同时管理两个事业群,这注定是个过渡期选择。

3年4换帅,华为要靠云「养家」?

截至2021年4月,华为云业务相关部门组织与人事架构

“张平安日常负责对内经营分析/要事会议,团队管理,偶尔见客户;余承东会出席颁奖和组织讲话,在一线面前露面少,雷厉风行的做派全体现在底下人的工作压力上;徐直军内部人称“小徐总”,以严格著名,若事关紧要,张平安也能直接向他汇报工作。”

据华为内部可靠信源透露,华为消费者BG今年或有业务体系的拆解:其中,适合融入Cloud BU的团队,会在熟悉两边业务的领导班子带领下逐步牵引进门。剩余业务或单独成立军团,甚至可能会与尚在战略规划中的大文娱业务做结合。

种种调整背后,都是华为在积极寻求生机,而云计算是华为当下除新造车以外,最现实提升利润的业务。面对未来估值均为千亿美元级的两条业务,云计算也是未上市的华为,最能“解渴”的赚钱业务。

但云计算,到底值不值得做?这个问题困扰了时任华为轮值CEO的徐直军一整年。这期间,他不断邀请海内外的云计算专家,在一次次的闭门会议中讨论:进军公有云的这场战役,华为要如何去布局?该怎么做?

7年冷板凳,一朝要成名

与近期华为云高层频繁的人士变动不同,曾经有将近10年时间,云计算在华为内部一直坐冷板凳。

2008年,华为首次试水云计算。2010年11月,就通过“云帆计划”发布,掀开门帘踏入云计算市场。但此后华为云被边缘了7年,一直在商业与产品部门下,没有任何发展规划。近两年,华为开始意识到云计算的重要性,哪怕与华为的企业BG业务冲突也要推动,背后的缘由不难理解。

2019年1月,利润仅有苹果20%的亚马逊,市值达到7968亿美元,首次成为全球市值最高公司,其中云计算业务AWS贡献了92亿美元的利润,占总利润的67%。云计算等业务的高利润率,也让亚马逊的市盈率2倍于苹果、谷歌等公司。2020年,亚马逊净利润更是比2019年暴增84%达到213亿美元,其中云计算业务贡献了63%,媒体形容亚马逊从“亏钱”进入“抢钱”时代。

华为比媒体早两年意识到云计算的重要性。2017年的农历春节返工后不久,华为交出了战略层的答案:将强力投入公有云业务。Cloud BU随即成立,并于8月底升级为华为集团一级部门,与运营商/企业/消费者三大BG平行。公有云的产品研发,从P&S(产品与解决方案部门)中独立出来,销售由运营商BG和企业BG继续承担。

云BU成立后,任命IT产品线总裁郑叶来,兼任Cloud BU第一任总裁。“未来三年,我们要成为中国第三,世界第五。”时任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定下高调的目标,也为2020年内部感受到的压力埋下了伏笔。当时,华为在IaaS市场的份额都不到1%,而走过七年的阿里云已过40%。“最早,内部甚至提出过三年成为国内第一。”华为内部人直言早期发展目标过于乐观,颇有大跃进的架势。

确定目标的华为云,在Cloud BU下新开2000个新职缺,郑叶来开始了人才布局。从2017年年底,陆续就有拒绝同期阿里云offer的海归候选人加入华为云,其中不乏微软、亚马逊、IBM等国际云厂的工程师。“当时的offer比我后来去阿里时好谈很多”,一位从华为跳去阿里的HR同学评价,“重点之一就是挖海外大厂。”

技术上的投入,给华为云与政府、国有银行类客户的合作奠定了信任。这两类客户对数据的保密性要求高于私企,会要求服务器等硬件必须纯国产化。

传统IT时代就已沉淀的客户,华为云要牢牢攥在手里。2017年,任正非带着高管团队,走访了四川、陕西、山西、广东、浙江和湖北等地,在云计算、智慧城市和大数据领域达成多项合作。对于处于观望阶段的客户,晚发力的华为云更要主动出击,“先出手把关系做好。等阿里云想从现成的实际需求出发切入,我们已经靠‘人’拿下了客户。”一位华为的销售说。

到了2018年,也许是想与同时期的微软对齐,“Cloud & AI”出现在了新的组织架构里。具体是将IT产品和智能计算产品从P&S取出,与做公有云为主的Cloud BU融合。华为云越来越云化、智能化,与原负责企业BG,卖硬件出身的郑叶来,理念冲突也越来越大。

同时,有员工评价郑叶来那时候的华为云团队,执行力一般。Tech星球了解到,一位云业务部门员工曾在华为心声论坛中表示,“郑叶来时期的表现,就像国足一样”。

那时候,2017和2018年华为在云业务的销售额与营收,都没有真正公开过。仅有像“2017年用户数和资源使用量增长三倍”这样的情况表述。

而在第三方统计机构的数据里,2017年的中国公有云市场,华为云排在前十名之外。第二年初,上升为第八,排在一些不知名的云品牌后面,一朝成名并不是那么容易。

升格第四大BG,新帅解不开难题

为了尽快出成绩,华为云在地域上也全面铺开,在欧洲等地与电信运营商合作,以求迅速扩大市场影响力和对用户覆盖率。

2019年5月,美国开启了对华为的制裁。消费者BG的手机业务作为公司最大现金流支柱受到威胁。以至于华为在同年首次发行了国内债券,累计230亿元,境内外合计521亿元。

2020年的华为财报上,截止年底,账上的现金流仅352亿元,比上年下降61.5%,创五年最低。

制裁带来的影响,一是缺钱,二是缺“芯”。但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也提到,To B业务的芯片,包括基站储备的芯片,相比一年要消耗十几亿单位的手机芯片,储备要充分一些。

在过去,华为还有一些“偷懒的士兵”,觉得靠着服务器、交换机等硬件产品的粮山就够吃,没有真正往行业标杆的方向尽全力。“芯片一断,大家都有些不知所措了。总部在策略调整上,也做了不少无用功。”

内忧外患下,还在踟蹰的华为云会是新希望吗?2019年12月,华为云计算技术有限公司成立。原余承东部下侯金龙挂帅华为云与AI(Cloud & AI),华为云也正式升格为公司第四大业务群:Cloud & AI BG。这一串调整,在当时的Cloud员工看,也颇有提振士气的意味。

但组织架构的调整,也难掩华为云愈发明显的短板。

首先,“想赢得圈内人的口碑,就不能输在产品体验上。”华为云硬件“够硬”,传统的服务器、存储部门的优势,但产品化程度依然不高,软件和服务生态都需要时间打磨。

“阿里凭借自身庞大的生态内实践,就能把云解决方案打磨好;腾讯云可以让入驻微信的小程序开发商,选用其服务;微软靠office和Dynamics等软件和服务起家,在‘安迪-比尔定律’里占据产业链上游,可以把自己的企业软件与服务,一下子都云化。这些对手的优势,都需要华为云想办法补平。”一位微软Azure云的前员工分析道。

再者是内部协调难题,这一次升格BG的架构调整,并没有根治组织分工上的矛盾。销售和解决方案同放在企业BG内协作,“同一个生意,(企业BG)卖盒子是5亿元,(华为云BG)卖云才1亿元。”AI财经社曾这样报道华为云当时的困境。

扩大云业务销售,企业BG原有的硬件收入就要锐减,原来华为云是企业BG旗下的BU,这一问题还可以被包容,现在是两个BG的竞争,从基层升上来的侯金龙,很难平衡好两个BG的利益,简单一句话,“压不住场子”。

最后,从BU升为BG,招聘相应扩编,团队一大,成本也随之上升。缺钱又缺芯片,本身就还没实现盈利的华为云,反而更烧钱了。

华为云员工向Tech星球评价侯金龙:“作为1996年余承东招进来的老兵,有一定功劳,但的确没有让华为云做到最理想的成绩。”

从2019到2020,一种兵荒马乱的焦灼情绪在华为公司内部弥漫。据猎头和HR们回忆,“当时是挖华为员工最好的时机,甚至一些高管都在看机会。”

应当说,那时候任正非也意识到了问题,意识到必须派出一位常胜将军,方能带领华为云业务真正崛起。

狂奔求生,将狼性文化复制到云BG

艰苦的战壕里,仗还是要继续打。

新冠疫情促使国内数字化转型市场进入加速升温期。此前派遣出国的华为员工,有不少开始计划着回国。在华为海外的第二大市场沙特,公有云的项目长期未能在当地开展,“不是沙特企业没有需求,只是他们在用阿里云”,一位华为沙特的员工告知Tech星球。

抓紧促进内部资源协调,形成有效的内循环,成了华为云当下的主题。

搁置企业BG与Cloud & AI BG竞合关系,华为内部确立了Cloud & AI 与消费者事业部在客户层面打通的首要任务。

知情人士向Tech星球独家透露:“我们后续会让包括消费者BG等事业群下面、和云业务有关的兄弟部门去一起拉通,将已有的KA与合作伙伴,尝试转化为使用华为公有云的客户。”比如,某视频公司之前和华为视频业务合作紧密,给过不少独播权,华为视频线的销售就会以资源置换形式提出帮客户上云,“这一点会以KPI形式纳入本年度重点。”

这印证了华为云的“云优先”战略,但能够拉动消费者事业部去发展云,余承东的角色不可谓不重要。应当说,2021年1月,华为消费者BG总裁余承东被兼任为云与计算BG总裁前,无论任正非还是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应该都曾做过余承东功课,希望其在消费者业务受挫后,协助做好华为云。

那时候华为云的打法,也开始向狼性进发。在销售通道上,华为云兵分两路,互相配合。一边是自有销售员工,一边是渠道合作伙伴。试图复制消费者业务中,华为手机的逆袭故事。

每周,华为都会派人前往渠道公司培训产品知识和销售技巧,或者邀请各地总代来华为办事处搞全天培训。“中午会管饭”,华为云对渠道伙伴们尽显厚待,“而且会给我们发月度补贴,有些地方是一个人3000元,有些地方翻倍到6000。”

“阿里云没有这些,腾讯云这两年甚至没在渠道发力”,渠道伙伴继续补充道,“阿里云对渠道商的政策总在变。业绩也很严格,低于2万没有返点。”

到了2020年,华为云合作伙伴已超过10000家。一些总代实力雄厚,华为云期冀未来可通过他们撬动市场:在中软国际的华为云上海渠道总代处,人力投入多达200-300人,电话销售、售前架构师、售后等角色配备齐全。

在云上年花费50万以上预算的公司,营业额起码是过亿体量。遇到这种大客户,总代会报备给华为云的自有销售和售前架构师,一起拜访和投标。“这边氛围很好。华为的销售和渠道打配合,能够‘业绩双算’。”

不过这种“小米加步枪”的打法,在阿里云的销售看来并不构成威胁:“我们都是对接百万到上亿规模的客户,大项目都忙不过来,太小的白送给渠道去搞就行了。既然渠道商跟着我们就能盆满钵满,为啥还要费这个人力物力去专门扶植?”

在山东,华为云与阿里云曾出现过百万级客户层的短兵相接。“阿里云的渠道总代都是捡漏型,不成体系。这次是华为云的总代跟阿里云的销售抢,专业度不弱于他们的自有员工。”

合作伙伴们也在陪着华为云狂奔。对阿里云来说的100万“小客户”,华为云的渠道代理会派多个人去驻场,并按照投标标准执行。“许多客户都已经上了阿里云,我们会去想尽办法,一步步把他们迁移到华为云上来。哪怕是小客户也有发展壮大的一天。“

降级为BU,华为云的盈利难题

战场的午夜子时,也许已经过去。

2021年5月17日,华为公司高级副总裁、中国区总裁鲁勇在华为云生态峰会上终于给出一串关键数据:“华为云的收入已过百亿。在2020年华为云的收入当中,伙伴收入占比已经达到60%。且伙伴收入实现了186%的增长,远远高于华为云总收入增长。”

3年4换帅,华为要靠云「养家」?

2021年5月17日,华为公司高级副总裁、中国区总裁鲁勇演讲现场

承担华为云部分销售的企业BG,2020年营收为1003亿元,虽是目前最小粮仓,在三大业务板块中仅占比11.3%,但较前一年上涨23%,是华为增速最快的BG。

在Gartner公布的2020年全球IaaS厂商最新排名中,阿里云市场份额达到9.5%,位列全球第三,华为云市场上升到了全国第二,逆袭了腾讯云等企业,取得全球第五的成功。

3年4换帅,华为要靠云「养家」?

市场份额取得一定的成绩,常胜将军余承东继续担任华为云CEO合情合理,内部也风评其为:“余承东接手的部门,来之前穷得低调,来之后富得流油。”然而,就在外界都在认为华为云即将迎来大发展,甚至开始挑战阿里云之际,华为云内部再次发生重大变革。

4月2日,华为内部发文对云业务再次进行了调整,任命张平安为 Cloud BU 总裁,同时撤销云与计算BG( Cloud&AI BG)。坊间开始传言,卖掉荣耀品牌后,断臂求生的华为,会不会将Cloud BU合并或者被卖。毕竟在2021年1月,任正非也在内部讲话中也提到:“华为云不可能简单采取阿里、亚马逊一样的道路,因为他们有用不完的美国股市的钱。”

4月25日,身兼华为Cloud BU总裁、华为消费者云服务总裁两职的张平安,称“关于华为云独立运营的可能性内部还在探讨,称暂时没有定论”,而终端云和华为云业务将打通帐号。

Tech星球也获悉,华为云的内部权重也在加大,协调各种资源给云业务。“华为云、消费者BG的终端云、质量流程IT部门的PaaS,这三者都会做打通。”另一位熟悉华为整体业务的中层说道,“三年前,内部就有过相关讨论。”

据内部消息,华为云中的公有云业务现已由Cloud BU自主负责销售,混合云业务由运营商BG和政企BG共同承接销售。

而对于整体降级为BU,则是华为云当下最大的难题,难以盈利的苦衷。

2016年,华为第一届华为全联接大会上,华为轮值CEO胡厚崑曾豪言:2020年华为云计算营收将超100亿美金。今天看来,市场第一的阿里云刚刚实现2020年601亿营收,并且初步盈利,市场第二的华为云应该距离盈利还有不小的距离。

“若想再次升格为BG,一定得让大家看到它有火爆的产出。”一位业内资深从业人员解读道。历史上,华为不能让一个BG总亏钱,这是留给华为云新帅张平安的重任。“目前政企业务线有利好消息。有人称今年有望达成盈利,我们拭目以待。”

2019年,中国的云计算市场渗透率突破10%。放眼全球,直到2021年,市场渗透率也未及15%。华为云内部存在的一个声音是,在一个市场渗透率较低的板块,还没到要跟国内竞争对手狭路相逢的时候。“市场很大,大家错开就是,没必要死磕,”一位华为云的后台员工说道,“大家还是更聚焦在自身拓荒上,多想想不同的客户群和需求。同时互避锋芒。”

“不管是对标阿里云还是国际云厂,未来都有更惨烈的一场战在等着。”华为的销售和渠道们的眼里始终保持着狼性。他们还记得,那个对竞争敏感的华为,曾在运营商领域里遇见对手,就算赔钱,也得赢。

以上就是“3年4换帅,华为要靠云「养家」?”的全部相关内容了,喜欢的话可以继续关注今日大盘指数其他的股票文章!

看了3年4换帅,华为要靠云「养家」?还看了

房地产税,边试点边立法

2021-05-26 17:48

身残志坚陈文军:爬过绝望的深渊,激荡生命的力量插图

身残志坚陈文军:爬过绝望的深渊,激荡生命的力量

2021-05-26 16:12

如果财务自由,年投资收益应该大于多少?

2021-05-26 15:39

刚刚!4家公司敲定退市,涉24万股东!请注意:其中1家没有退市整理期

2021-05-26 15:13

市场监管总局等七部委关于提升水泥产品质量规范水泥市场秩序的意见

2021-05-26 14:54

经贸早班车 | 2021年5月26日星期三

2021-05-26 14:42

饲料需求弱,豆粕供应充足,到港量激增,期货如期下跌,止盈观望

2021-05-26 14:39

钢价即将触底!何时迎来反弹?

2021-05-26 14:10

央行的数字钱包介绍!

2021-05-26 14:01

亚马逊被华盛顿提起诉讼!因其价格垄断行为

2021-05-26 13:39